•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一位女参谋的人生逆袭:“我命由我不由天”
    发表时间:2019-09-11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作者:程锡南 夏志飞 王洪

     

      欧锋原名“欧凤”,她曾输掉了“最关键的战斗” 

      欧锋原名“欧凤”。

      她至今记着高考前办身份证时改名的场景,那是她第一次明确地要给自己“重新定义”。

      当天下午天气闷热,因为父母在外务工,欧锋自己带着户口本来到派出所。在填写《居民身份证申领登记表》时,她盯着姓名那一栏思考了很久。“欧凤”这两个字她曾写了无数遍,但这一次她迟迟没有动笔。

      取名为“凤”,是因为父母希望欧锋能像古代的公主一般享受荣华富贵。但欧锋天生争强好胜的性格与“凤”字格格不入。初中时,欧锋读了《花木兰》的故事,看到“谁说女子不如男”这句话时,她产生了强烈的改名愿望。

      翻遍新华字典,“锋”这个字让她眼前一亮。字典里“锋”字的释义主要有两种,一是指刀剑锐利的部分,二是指带头走在前列的人。小时候的欧锋和男生打架都没输过,骨子里要强的性格让她认为这个字和自己“天生般配”。

      回过神来,看着手中的表格,她坚定地写上了“欧锋”两个字。

      这一刻,欧锋实现了名字上的重新定义。但一直以来,她对个人命运重新定义的渴望比改名还要强烈。

      欧锋在三湘大地的一个山村长大,那是一个直到2006年才有电视的地方。对于村中大多数女性来说,嫁人生子、务农持家是常见的人生“套路”。欧锋上小学时全村还没有一个女大学生,能读完高中的也寥寥无几。

      上小学时,父亲告诉欧锋:“读书能改变命运,想要走出这里就要好好读书!”

      这句话被欧锋当成人生箴言。好好读书,成了她认定能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

      “除了学习,我就没有童年。”欧锋回忆,在村小学,她比别人用功得多。一个字写错了,她会回家重写好几遍。她长期“霸榜”班级第一名,毕业时以班级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到乡镇中学,一家人对欧锋充满期待。

      由于城乡教育差异,初一期中考试,欧锋考了全班倒数第一。公布成绩的当晚,她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痛哭。眼泪哭干,要强的欧锋告诉自己:“不能就这样认输。”她加倍用功学习,每天上学来回的时间都拿来背书,不给自己放松的机会。凭着“死磕”精神,欧锋每次测试的成绩都有进步,初一下学期期末考试,她考了全班第一名。这个名次一直保持到初中毕业,她也以优异成绩被县中学录取。

      刚入县高中,情况惊人地相似。欧锋同样用两个学期的时间实现了从倒数第一名到班级第一名的逆袭。

      在实现人生重新定义的这场战役中,欧锋打赢了初考、中考两场战斗。但在最关键的高考战斗中,欧锋输得猝不及防。

      这段经历一度让家人不敢相信。高考前最后一次模拟考,欧锋还是全年级前二十名的“种子选手”。但就在高考前一天,欧锋身体极度不适,整宿头疼睡不着。身体不良反应一直持续到考试结束。高考成绩出来,她距离二本线还差2分。

      知道高考成绩的那一刻,在外打工的欧锋趴在桌上哭了一个多小时。因为经济原因,家里没让欧锋复读,把她送到了一所专科院校。

      参军入伍,是欧锋对自己一次“未知的重新定义”

      大一暑假,欧锋在学校旁的一家奶茶店打工,重复单调的工作让她“似乎看到了未来十年、二十年的人生”。

      欧锋心有不甘。

      大三上学期,征兵宣传活动在学校如火如荼展开,看着宣传片中帅气的军人,她的内心燃起了一团火。“部队是我人生的另一个清华,一个有着火一样温度的清华。”原“红一连”连长楚科纬的那句话,更是直戳欧锋的内心。

      “上不了清华,就去部队这所清华!”欧锋决定要参军入伍。这一次,她想通过军人身份来给自己重新定义。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将付出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将得到什么。

      走进驻香港部队新兵训练团的第一周,欧锋感到需要付出的远比想象的多,她甚至打起了退堂鼓。

      “与想象的军人完全不一样!”欧锋对于高强度训练、军事化管理感到难以适应。最让她感到无法理解的是新训团对洗澡的规定:“你能忍受吗?每人只有十分钟洗澡时间,洗到一半还要被赶出来。”

      迷茫彷徨之时,连长讲评时所说的那句“中途退出的就是逃兵”让欧锋重新审视自己。无论如何,她不想背着“逃兵”的身份离开这个地方。

      “自己选的路,跪着都要走完。既然没退路,就大胆向前。” 欧锋说服了自己。随后,她积极对待训练,因为曾经干过农活,欧锋身体素质优势明显,多项训练排在女兵连前列。渐渐地,她对军人认同感越来越强,也明白了“军人的帅气是用血与汗所堆砌的”这句话的道理。

      新训结束,欧锋戴上了列兵军衔,成为一名军人,实现了对自己身份的重新定义。至今,衣柜里那件有3个补丁的迷彩服和膝盖上永远的伤疤为她记录着那段换羽重生的岁月。

      新训之后,欧锋的世界像是打开了一扇窗,她从此敢于不断尝试去对自己重新定义。

      当兵第二年,欧锋决定通过考军校来圆自己的本科梦。与高考相比,考军校明显难度更大。不仅复习时间少,而且作为文科生的欧锋还要同考理科科目,与此同时还不能落下体能考核。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艰难,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动力。”经历了高考失利的欧锋不甘心再让机会从指尖溜走,从而悔恨终身。那段日子,欧锋每天睡不到6个小时,连上厕所都带着书。苦心人天不负。最终欧锋以原广州军区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某通信学院,实现了自己的本科梦。至今,她还保留着当年被“翻烂的”复习资料。

      “吃过敢于和自己死磕的苦头,定能尝到自我重新定义的甜头。”这是考军校让欧锋领悟的道理,这个道理也给予了她敢于挑战自我的不竭动力。

      去年7月,该旅开始为中澳陆军双边联训选拔队员。欧锋因为训练受伤做过三次膝盖手术,被永久嵌入了一枚钢钉,是个“八级残疾”。当时,大家都以为“残疾的欧锋”不会参加。

      “出国,而且是以军人的身份出国,多么荣耀。”欧锋想追逐这个梦想。与担心身体吃不消相比,她更害怕因为胆怯而后悔。更重要的,是欧锋想通过这次集训对“残疾”的自己进行重新定义。

      第二天,欧锋背着背囊来到集训队报到。

      “重新定义”从来不是说说那么简单。在集训队,欧锋一天要换5套衣服,微信运动上的步数常常“霸榜”。在一次晌午的攀登训练中,欧锋双手被发烫的攀岩烫伤,即便疼得眼泪水直流,她也坚持完成了训练。膝盖有伤,欧锋就带着护膝去跑步,一次长跑训练也没落下。

      靠着这股拼劲,欧锋挺过了一轮又一轮的选拔淘汰,最终成功站在了澳大利亚的赛场。侦察科科长文俊说:“真没想到最后她留下来了!”

      在澳大利亚,欧锋也让一同参训的澳方军人认识到了中国女军人的血性勇敢。一次海上训练结束后,澳方突然增加了跳崖训练环节。高耸的悬崖、瀑布的轰鸣让大家望而生畏,有人直接选择了放弃。只见欧锋从容地走上崖顶,深吸一口气纵身一跃,成为了首位完成训练的女军人。当她从水中游回岸边时,中澳双方队员都鼓起了掌。

      当时欧锋心里也害怕,腿都有点儿发抖。但她知道,她不仅代表着自己,更代表臂章上的这个国家和这支军队,“所以我不能怂”。联训结束,欧锋因为表现出色被授予“最佳勇气奖”,这也是该奖项首次颁给女军官。

      如今,再回过头看当初报名参军的自己,欧锋感谢那份冲动,在这一次重新定义自己的战斗中,欧锋说:“我赢了!”

      这是一个重塑的时代,我们都在被重新定义

      8月24日那天,欧锋专门去电影院看了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这部上映24天票房就突破40亿的国产动画电影,有句最燃台词给欧锋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命由我不由天。”

      从小到大,欧锋是一个从来不信命的人。“如果真的有命的话,那也是这个时代!”她说。

      因为不信命,欧锋在中澳联训回国后便向全旅首任女参谋岗位发起挑战。这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曾经有人质疑:“几十年来旅里从未有过女参谋,你能打破历史?”

      “走自己路,让别人说去吧!”欧锋成长的路上从来不乏质疑的声音,但这些声音从未动摇她的信心。她报名参加旅参谋业务集训班,加班加点学习参谋“六会”、作战筹划等参谋技能,主动向老参谋们请教问题。作训科参谋冯灿兴说:“她比男干部们还要拼。”经过数月的强化训练,欧锋熟练掌握了参谋业务相关技能,各课目考核成绩名列前茅。不久后,她便向旅党委递交了参谋岗位任职申请书。

      是否该开创先河让女干部担任参谋?面对欧锋的申请,旅领导讨论后一致认为:“性别不是参谋的评判标准,战斗力才是。”最终,欧锋顺利走上了参谋岗位,成为旅史上第一位女参谋。

      事实证明,女性同样能干好参谋工作。上半年一场重要会议的安保任务中,欧锋带领团队人员对数百个房间、无以计数的物件进行了细致的隐患排查,确保了会议安全。当大会圆满落下帷幕,欧锋也受到表扬:“安保小组里不可或缺的‘绣娘’。”

      因为不信命,欧锋再一次实现了对自己的重新定义。在这个重塑的时代,该旅很多官兵都和欧锋一样实现了自我的重新定义。

      在欧锋走向女参谋岗位的同时,营长刘白杨也完成了从教导员到合成营营长的转变。谁承想,这个4年的“老政工”,如今能在演习场上流畅地指挥合成分队对蓝方实施包围突袭,成功拿下今年对抗演习的“头彩”。

      演习中,侦察营的无人侦察力量同样大受称赞,在幕后实施指挥控制的侦察营营长康恺实现了从工化营营长到侦察营营长的自我重新定义。

      近两年来,该旅像他们一样经历换岗转型的官兵还有很多。

      “不光官兵个人在重塑,我们单位都在整体重塑!”该旅领导介绍,调整改革后,他们从传统步兵旅转型为新型合成旅,这支从白山黑水一路征战到南海之滨的部队,如今走在全新的建设路上,正在实现对自己的重新定义。

      在这个前所未有的新时代,何止是这支部队、这些官兵在重新定义自己?成为“网红”之后,欧锋与不少失联同学取得了联系,她发现大家都有了可喜的变化。

      小学最调皮捣蛋的一位男同学,如今成了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销售员,私下还兼职网约车司机。凭着自己的打拼,他把全家人从农村接到了市中心。

      一位女同学赶上了互联网电商热潮,早早就开起网店卖上了女装,去年“双11”,她店铺一天有过千的下单量。

      还有一位同学高中毕业后当上了“快递小哥”,现已经成为某快递站点的负责人,一天下来要收派快递800多件。

      除此之外,政府公务员、创业人员、隧道建造师等各行各业都有人在,每名同学都拥有了广阔的人生半径,实现了自我的重新定义。

      不光是人,曾经的山村也在时代推动下完成了转变。今年休假,欧锋回到家乡,变化让她目瞪口呆。原来的瓦房平房变成座座小楼房,昔日土路变成了水泥公路。村中田地已被统一承包下来种植烟草、瓜果等经济作物,村里不少人因此实现了脱贫致富。

      漫步村庄,看着眼前的变化,联想起大家的境遇,欧锋不禁感慨:“我们幸运地赶上了好时代。”

      10年前,欧锋因高考的失败而感到人生迷茫;10年后,她的人生舞台前所未有地宽广,她的信念也愈发坚定:“赶上了好时代,就不能辜负这个时代!”

      摄影:尹嘉豪、杨 帆、康雅 

    网站编辑:白梦洁

    友情链接

    {ad.bottom}